刚刚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的灯又熄了三盏

发布时间:2018-12-07 09:21      点击量:47

时间流逝,

  我们含泪送走一位又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.......

  今天上午,

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

  为陈广顺、赵金华、王秀英三位老人,

  举行默哀、献花、熄灯仪式。

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照片墙的灯,

  又暗了三盏......

  三位老人的家属

  轻轻擦拭老人熄灭的照片

  久久凝视

  不肯离去

  老人的家属

  将老人生前拍摄的照片和常用的物品捐赠给纪念馆

  王秀英老人的女儿说:

  母亲是侵华日军滥杀无辜的见证人。每每忆及往事,她都有一种对失去亲人难以言说的痛苦和久久的眷念,母亲生前常向我们子女讲述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。

  10月31日上午5时36分

  幸存者王秀英去世

  南京沦陷前,我家十口人,到宁海路难民区避难。1937年阴历11月14日,日本兵突然冲进难民区,我父亲和大哥被拉走。听说是拉到下关江边集枪杀了,我母亲王昌氏和二哥王菊华曾到下关江边死人堆里东翻西找,也没有找到父亲和大哥的尸体。

  12月2日凌晨

  幸存者赵金华去世

  1937年我13岁,全家跑反。家里养着猪,还要种菜,父亲就没有走。父亲后来到难民区金陵女子大学,美国人华小姐保护妇女儿童,父亲帮助维持秩序。日本兵经常找“姑娘”,我那时把头发剪短,装成男孩子模样。

  有一天晚上,有几个日本兵敲我家门,我和妈妈躲在城墙边的大坟堆后面,听见日本兵要爸爸带他们找“花姑娘”,但没有找到,最后把父亲抓走杀害了。我父亲的一个姨妈,住在三汊河,有七八十岁了,被日军糟蹋得惨不忍睹。

  12月3日凌晨

  幸存者陈广顺去世

  1937年我13岁。鬼子把二十多个小伙子拉到球场上,有个军官把我拎到他身边,让我站在机枪后面,不准我哭。机枪突然开火,向跪着的人扫射,两排人都倒下了,球场上血流成河,惨不忍睹。

  三哥和母亲本来一直躲在我家的断墙边,后来听到哒哒哒的机枪声,三哥就怕了。他从家里跑出来,不料被烤火吃饭的鬼子看到,一枪击中。

  陈老、赵老、王老,请安息!

  愿天堂美好澄澈

  荡涤你们在尘世间曾经的苦难

  一路走好。

  截至12月6日,

  今年有2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。

  证人都会老去,

  但是历史不能忘记!

  愿幸存者照片墙上的灯

  灭得慢一点、再慢一点……

来源:新华业报网